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面对“历史三峡”,75-85一代靠什么掌舵前行?  

2010-05-21 19:04:03|  分类: 游走笔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就是说,唐德刚所说的一部中国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治史”,将由“75-85”一代书写而成!

当地时间20091026日晚,美国旧金山的一所普通寓所。89岁高龄的唐德刚看起来胃口不错,在喝了大半碗的西洋参炖鸡汤后,又“消灭”了一块鸡肉。之后,他静静坐在客厅的电视前,半睡半醒,不觉已到夜间11点。保姆将他推进卧室后,觉得情况反常,随后发现其心脏已停止了跳动。

这位中国现代口述史的开山学者,因肾功能衰竭,就此安然离世。当唐氏卒去,当代学者傅国涌撰文说:唐德刚先生走了,历史却仍在“三峡”中。

唐德刚,1920年生于安徽合肥,十多岁即已圈点过一遍《资治通鉴》。1939年秋考入重庆国立中央大学(1949年更名南京大学)历史学系,1948年赴美留学,获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1972年受聘为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后兼任系主任12年。

身为中国近代史大家,唐德刚是华裔史学家中口述史的主要推动人物。著有《李宗仁回忆录》、《胡适口述自传》、《顾维钧回忆录》、《晚清七十年》、《张学良口述历史》《袁氏当国》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唐德刚作品集六册。除此之外,他还撰有小说《战争与爱情》,被文学史家夏志清称为“别树一帜的散文家”。他还曾身体力行,参与发起在全球征集一亿人签名要求日本偿付战争赔款的运动。

为什么要提到唐德刚?因为他对中国历史界影响最大的是其“历史三峡”说,并非腐儒的教条,而是针对现实的,它与我们“75-85”一代的生存处境和历史使命息息相关,不得不谈。

这个后来影响巨大的社会转型命题,出自他晚年的史学巨著《晚清七十年》。从时间跨度上说,《晚清七十年》自清末李鸿章一直写到解放前。从形态上来说,这部书是他自1960年代在台湾的《传记文学》上发表的文章结集,并非史学专著。1998年,该书在台湾远流出版社推出五卷本,次年9月,长沙的岳麓书社推出内地版,虽然只印了5000册,已引起文化界有识之士的强烈关注。

“历史三峡”可说是唐德刚解释中国历史转变的核心词,它实际上指的就是中国社会转型的阶段,约为200年。在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历史三峡”,社会各层面变革巨大,之后就进入长久的稳定期;而从晚清开始,内忧外患的中国进入了第二个“历史三峡”,也要持续200年。

他在《晚清七十年》中说:

 

在西方文明挑战之下,我们的传统制度被迫作有史以来“第二次政治社会制度大转型”……这次惊涛骇浪的大转型,笔者试名之曰“历史三峡”。我们要通过这个可怕的三峡,大致也要历时两百年。……不论时间长短,“历史三峡”终必有通过之一日。

这是个历史的必然。到那时“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我们在喝彩声中,就可扬帆直下,随大江东去,进入海阔天空的太平洋了。

 

 这个提法引起了一些争议。很多读者从中读到了一种对未来中国的乐观主义情绪,但也有人觉得“国恨家仇”这种情感在唐德刚这代人身上累积许多,使他们对于国族的强大,仅仅是“一种真诚的盼望”。有治史者批评说,这其实是一种“历史决定论”,实乃写史之大忌。“所有思想者终其一身,试图探寻规律,结果发现规律是没有规律。这真是一种让人绝望的虚无。”

无论如何,现实似乎正在按照唐德刚的路线图在前进,而这个路线图呈现的21世纪中国的繁荣前景,则是让人欢欣鼓舞的,可以说,它比世界上任何一张藏宝图都珍贵得多!

唐德刚乐观地认为,中国过去的五千年,是一部“帝王专制史”,第二次转折后的中国史,将是一部“民主政治史”。他笃信,此趋势将是不能逆转的必然。而按照这一理论,中国第二次“历史三峡”的曲折历险,直到本世纪40年代才能结束。

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按照唐德刚的理论,从现在到本世纪40年代结束,正好是40年时间。在这40时间中,“75-85”一代将经历了从25岁到65岁,或者35岁到75岁的人生最成熟的黄金年龄。可以说,他们是这个社会真正的中坚,他们的方向就是中国社会的方向,他们的意志就是中国社会的意志。

也就是说,唐德刚所说的一部中国的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政治史”,将由“75-85”一代书写而成!

这的确是一个大时代,令人无限憧憬又极富挑战的大时代。作为执笔者的“75-85”一代,是否胸中有丘壑,下笔皆是好文章?

《第一财经日报》的总编辑秦朔,在一篇《对时代负责》的文章中提醒说,“每一种情绪都应当直面,都可以理解,都需要释放,每一种情绪的成因也都必须重视。但是,我们不能让情绪主导我们,主导我们的时代。情绪可以提出问题,但无法解决问题。当情绪变成一种群体无意识,一种思维模式,它会伤害我们,伤害我们中的每一个。”

面对“中国崛起”的世界赞歌,面对民族主义激情的泛滥,面对传统文化的被破坏危机……廉价的民族主义情绪鼓动真的是多余了。大时代要大智慧,要一颗冷静的心。

 

 《无法独活》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10年5月第一版   定价: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790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