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市民驴屎蛋的“进球”梦想  

2010-04-27 06:46:00|  分类: 人物立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冯永锋看来,中国一切环保问题的出路在于公众。之前起来维权的居民大部分是“苦闷型”,或者“仇恨型”。但驴屎蛋等人的出现,超越了维权的基本层次,开始向区域公益、社会公益的更高层次转变。

 

三个月没摸过球杆了,难得清明小假,驴屎蛋痛痛快快地去打了两场高尔夫。“离开垃圾话题的日子多美好啊!”

他的形象几乎可以归于“嘻哈族”。已经48岁,但他喜欢穿大红大黄的富有视觉冲击的服饰,喜欢染发,喜欢高尔夫,开“林肯领航者”越野车。

人们都叫他“驴屎蛋”。到底何许人也?一个概括的说法是“官民携手合作的使者”。今年222日,作为唯一一位反对垃圾焚烧派市民代表,他获邀与北京市政市容委组织的垃圾考察团,一同赴日本、澳门考察。此后,他迅速成为京城的“焦点人物”,在京城媒体的出镜率远高于不少一线明星。

他的职业是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但现在业务已“全部瘫痪”。“驴屎蛋”,这个带有自嘲精神的名字,让他的真名黄小山也被忘却了。

 

 

“越俎代庖”的代表

好多人觉得驴屎蛋“叛变”了。

321日,北京奥北地区的居民代表驴屎蛋,召集周边12个小区居民代表、政府官员、垃圾问题专家等30余人,召开了一次“垃圾分类筹备会”。会议连续开了近4个小时,中间充满了火药味。

驴屎蛋想在几个小区启动一场全面的垃圾分类。他倡议成立技术组、政策研究组、财务组等五个小组,所有参与的小区都实施统一的垃圾分类。他逻辑清晰,说话富有激情,颇有几分“代表”气质。

但他话音未落,就被一位居民代表打断:“成立很多小组让人感到很官僚,集体统一垃圾分类不如自己小区自己弄”;而另一位居民则反对自己出资,认为这事应该政府来牵头操作。

质疑声音不断加大,终于一位居民将矛头直指驴屎蛋:你有点“越俎代庖”了!

事情正在起变化。曾经得到居民拥护的驴屎蛋,现在被质疑在替政府说话。虽然驴屎蛋当天说服了其他居民代表,加入这个垃圾分类计划。但他也开始意识到,自己开始面临一场更大的信任危机。“现在骂我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过去是极个别,现在每天都有。”

在此之前,驴屎蛋被公认为北京最强硬的反垃圾焚烧派之一。

5年前,他搬到了北京纳帕溪谷别墅区安家,这里空气温润,碧草青天,是公认的上风上水宝地。闲的时候,他喜欢在草地上打打高尔夫,日子过得很惬意。

但附近将建设阿苏卫垃圾焚烧厂的消息,打破了他的田园生活。从20097月底,出于对垃圾焚烧危害性的恐惧,当地的居民开始反对建立这个焚烧厂,身为律师的黄小山也加入反建居民阵营。网络成为他们联络的阵地,按“律师”的谐音,他给自己取了个新网名“驴屎蛋”。

“那时候真是呼天天不应,大家就说闹吧,不闹没人搭理你。”他说。据《新京报》报道,200994日,几十位奥北业主统一着装,头系绿丝带,身穿“环保衣”,拉着“以妻儿老小的名义坚决反建阿苏卫垃圾焚烧厂”条幅,聚到北京农展馆门口。

“整个队伍一百多人,没有人说话,就默默无声地表达抗议,然后被警察团团包围。”

驴屎蛋自称自己胆儿小,“因为懂法律的人永远胆儿最小,我特别知道每件事情的法律后果是什么。”不过,他还是站在抗议队伍的最前面。与警方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冲突后,一名警察指着染发的他指认大喊,“就是那个黄毛”。

17名参与维权的业主被讯问至深夜。之后,驴屎蛋收到了“行政拘留5天”的通知。

这次行动之后,抗议的士气有点低落,但驴屎蛋的名气却因此大增。哪天臭味重了,哪天有垃圾问题咨询了,当地居民都会都会打电话给他,他得到一个外号:阿苏卫110

 

 

“王焚烧”不是一个坏人

驴屎蛋决定放弃以极端的方式与政府“死磕”时候,做了一个特别的行为:他将收到的“行政拘留书”裱贴了一番,挂在了自家墙上。

之后,他和阿苏卫地区的众多业主组成志愿者团队,力图以理性的方式对话。不久,一份多达40多页、具有专业水准的垃圾处理建议方案,被呈给了市政市容委,名为《中国城市环境的生死抉择——垃圾焚烧政策与公众意愿》。这是众多业主几个月熬夜写成的成果。

这过程中的关键对话人物是王维平。王是北京市政市容委副总工程师,垃圾处理方面的权威专家。由于他主张采用焚烧,被当地居民送了个外号“王焚烧”,甚至“王自焚”。

驴屎蛋第一次遇到王维平,是在电视节目《一虎一席谈》的录制现场。他烟瘾很大,韩国爱喜是他最喜欢的牌子,就在他门口抽烟的功夫,一位中年男子也凑了过来抽烟。

他试探着问,您是王维平老师吗?

对方反问,你哪位?

他回答,我是阿苏卫周边一居民。

接下来的发展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两人竟然聊得特别投机,半小时后节目要录制了,俩人才止住话头。离开之前,两人互留了电话。

“我觉得王维平没有想象的那么脸谱化,他不是一个坏人。他跟我接触后也觉得,阿苏卫居民不是那么不讲道理。”

之后没几天,驴屎蛋就接到了王的电话,当晚,两人一起晚餐。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几乎每天五点下班后,王维平都邀请驴屎蛋到自己的办公纸聊天。对着他办公室的一张北京地图,两人经常为如何解决垃圾问题,要不要建垃圾焚烧厂,吵得脸红脖子粗。

而提到“王焚烧”之类的名字,王维平还有些委屈:“我很能理解大家对环境问题的担忧,但我不是为了污染环境,才付出了毕生精力吧?!”

这之后,驴屎蛋带王维平去了四五次自己的小区。当发现小区一位60岁老太太满嘴都是垃圾处理的术语,当发现不少居民在研究日文、法文、英文的垃圾处理专著时,“王焚烧”大为惊讶。他对驴屎蛋说,你们垃圾的研究之深,资料之广,完全出乎我意料。

驴屎蛋承认,他起初反对阿苏卫建设垃圾焚烧厂,更多是出于一种“自卫”的心理。“我们那儿别墅少则三五百万,动则一两千万的。你那儿建一垃圾场,起码财产会贬值。”但后来,他发现自己与“王焚烧”,在观点上在相互影响。

现在,王维平跟国内很多反焚烧的民众领袖都有联系,除了北京的驴屎蛋,还有番禺的阿加西等人。“这些人都是好人,都是文明人,如果我住在那地,我也不干,臭味啊!”

 

被“招安”的嫌疑

信任感一点点在累积。

去年春节前,一个电话让正在埃及度假的驴屎蛋,兴奋得“差点从金字塔顶掉了下来”。电话是王维平打来的:“我们有个去日本的垃圾考察团,你跟着一块儿去吧。”

这个考察团由市政管委官员、垃圾处理专家,媒体记者和市民代表驴屎蛋组成。临行前,驴屎蛋发了篇帖子,“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赳赳。”

考察团是王维平一手促成的。而之所以邀请驴屎蛋,一方面是两人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二是看到了驴屎蛋在当地居民中的号召力。

“垃圾问题,前一段发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对抗,指责等。但我感觉,对抗和指责,解决不了问题,沟通才是有益的。”王维平对本刊记者说。

对驴屎蛋的日本之行,居民反应不一。高安屯地区的著名维权代表赵蕾表示,她最关注的是考察团归国后的实施效率。“至少政府打算做什么,需要百姓做什么,都可在短期给出公示。”

在驴屎蛋去日本的那几天,赵蕾每天都看报纸报道,看驴屎蛋更新的博客。她有三个担心:一是怕政府只是选了一个做秀的人,二是怕驴屎蛋被招安了,三是怕他水平有限,去了一趟没看明白。

对于“招安”说,驴屎蛋回应称,他此前是挑头反对焚烧的,如果政府要作秀,不会找这样一个人,“收买谁也不会收买我。”

但从日本考察回来后,驴屎蛋确实变了。考察前,他坚决反对垃圾焚烧。但考察后,他认为,无论是填埋、焚烧、高温汽化、厌氧发酵、RDF技术等等处理方式,都不是最重要的,“良好的垃圾分类和前、中端处理才是最重要的。”

他开始站在政府的角度理解垃圾围城。“过去说实话是一种愤怒,一种恨,现在我已经很理智了。我觉得这也是公民的义务:生活垃圾都是公民自己产出来的,你现在‘反’,你是不是也每天扔垃圾?你不能就指手画脚,说政府你就该这样就该那样。”

“我现在喊出来垃圾分类。垃圾不分类,坚决不焚烧。”这一点让他感到自豪。“我的一些转变成为全国的风向标。”

他甚至期待,这次考察带来的变化会成为北京垃圾处理里程碑式的标志,会改写北京垃圾处理的历史。

正因为这种关注焦点的转变,才使得他被指责为“越俎代庖”。现在,他对自己的位置也多了一份冷静。“人家没有义务听我的,我又不是选出来的人大代表。我没把我当做一个组织的领袖,我就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将要“卸磨杀驴”?

“我们把当官的得罪够了,他们不可能听我们说了。”比起驴屎蛋的沟通角色,高安屯维权代表赵蕾对自己的处境有些悲哀。尽管充满争议,但赵蕾对驴屎蛋的评价是正面的,“作为代表,他非常负责”。

表面看来,事情正朝着驴屎蛋希望的方向发展。412日,驴屎蛋一直倡议的厨余垃圾分类收集、分类处理正式在北京启动。年内,北京市600多个居民小区、30%党政机关都将采用这种处理方式。

这本来是好事,但阿苏卫的居民也更担心了:垃圾分类开始了,是不是意味着焚烧提上日程了?

“我现在一点都不乐观,因为政府到现在没有任何的松口。”驴屎蛋说。他知道现在已经不是研究“烧不烧”的问题,而是研究“改不改”的问题。

最后的结果怎样?他打了个比方,居民们像跟政府踢一场足球赛,输是肯定的,关键是输几个球的问题。“咱们会以一比二,很接近的比分输掉这场战争。”也许还有最坏的结果:驴屎蛋方一个球也进不了。

这似乎残酷了点,他不愿去想这个结果。“我觉得政府让也会让我们一个球,哪怕是窝窝囊囊,哪怕是一个乌龙球。”

还有人担心,如果以“驴屎蛋”参与考察为由,生米煮成熟饭后再例行公事公布信息,岂不成了“卸磨杀驴”?

别说,他还真感慨自己的命运。在一篇博客中,他自己写了一篇“梦想中的悼词”。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刚入伍的小兵,扛着军旗闷头向前冲,想定神喘息一下的时候,竟发现自己站在阵地的最前沿。

一直关注北京垃圾问题的环保作家冯永锋,对驴屎蛋的努力非常赞赏。他觉得,像驴屎蛋这样的都是亿万富翁,是一群能量超强的人,他们早就超越了维权的概念。“他们能拉动冷漠的专家、冷漠的政府积极考虑这个问题。”

在冯永锋看来,中国一切环保问题的出路在于公众。之前起来维权的居民大部分是“苦闷型”,或者“仇恨型”。但驴屎蛋等人的出现,超越了维权的基本层次,开始向区域公益、社会公益的更高层次转变。

赵蕾则说,希望不只有一个黄小山。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