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701万补偿款背后的细节  

2010-04-11 20:33:00|  分类: 游走笔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22日,因维权被砸裂头部6公分的艺术家刘懿,给我发了个短信。“008艺术区28位维权租户,已与开发商以701万元达成补偿协议,现正搬离艺术区。”

在此之前,另一备受关注的北京创意正阳艺术区也与开发商达成补偿协议,但具体补偿数字未对外公开。由此,历时4个多月,由这两个艺术区为主体充斥着断水断电、暴力打砸、行为艺术、街头散步等火爆桥段的维权大戏,暂时告一段落。

从008艺术区的维权结果看来,艺术家们基本实现了他们的“最低纲领”:取得经济赔偿;开发商道歉。尽管后者是以1万元慰问金的形式,做了一种“含蓄”式的表达。

701万,这个补偿额超出了维权艺术家的预期。毕竟,他们仅仅是艺术区的租户,而不是业主,他们仅仅是想拿到装修补偿款,然后体面地离开。现在,面对这笔不大不小的款项,如何分配竟成为一道“幸福的难题”。

3月24日,即补偿额到账9天后,维权代表刘懿选择了一种透明公开的方式。他在博客上公布了补偿款的分配方案,方案首先确保了维权艺术家的电卡押金退回、房租退补、自报装修费用补偿、每平米100元的综合补偿等款项到位。其中,这是个补偿分配的“大头”,这个补偿部分,最少者拿到了2万元,最多者拿到了92万余元。

值得玩味的是,这个分配方案还特别设置了“维权奖励”。根据参加维权活动的次数及参与程度,以及对最终的结果起到的推动作用,艺术家们从0到5被分为六档。按此标准,居于第五档(也是最高档)的刘懿,获得了13万元的“维权奖励费”;另一位维权代表吴玉仁因为“硬要自行下降一档”,居第四档,获得了11万元。

而那些“耗不起”,在维权开始之前就忍气吞声搬离艺术区的艺术家,此次未获补偿。他们背后的“眼红”,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这种貌似的“维权胜利”,代价巨大:几十位艺术家在冰天雪地中悲情坚守,数位艺术家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打成重伤,多数人的艺术创作被迫终止,精神处于煎熬状态。而更重要的是,无良开发商的强硬手段,令当地政府的城乡一体化政策备受指责,而其对北京艺术区生态的无知无视与粗暴破坏,更令有识之士心寒(参见本刊3月15日报道《北京艺术区“覆巢”之痛》)。

退一步讲,即使不考虑艺术区生态问题,即使他们不拥有艺术家身份,合理补偿的要求就可以被漠视吗?一个正当的要求,为何总是要通过流血的吁求才被重视?如果这种博弈过程在未来不能被省略,整个社会为之付出的代价将更为惨痛。就像维权代表吴玉仁说的:“警察出警都出了三十几次,你想这里面发生了什么?”

眼前这个补偿费分配方案中这个有点别出心裁的“维权奖励”,以一种更为现实的形式昭告:面对无良的开发商,从来就没有“被施舍的权利”。付出便有收获,再次成为朴素而有力的逻辑。虽然,这个结论让人有点担心。

这并不是全部。回头看看此次在海内外都引发巨大关注的维权行动,留存给公众的并非仅仅是维权代价的叹息,其中的诸多“和谐”细节更值得把玩。

细节之一:2月22日晨,100多名黑衣人暴力袭击正阳艺术区后,十几位愤怒的艺术家上街谴责暴行。过程中,艺术家吴玉仁与一名警察产生推搡动作,不小心把对方的肩章撕了下来,掉到了地上。吴玉仁赶紧弯腰把肩章捡起来,笑着说: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把这个弄了下来,不过是你先扭着我的。那个警察惊愕之后,竟然也笑了起来。

吴玉仁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这么做,“突然就变得很理性。”

细节之二:2月27日,也就是农历元宵节的前一天。这依然是维权的关键时间段,艺术家决定当天在创意正阳艺术区提前搞一个聚会,一起放鞭炮吃元宵。艺术家们已就此活动跟警方通过气,但当天下午,随着七八辆警车以及几名自称“足球教练”的外国人士的到来,空气还是有点紧张。

下午2点半,创意正阳的艺术家张俊,以一句“严肃点,在开会哪”为开场发表了一番不甚严肃的节日祝词。之后,他点燃了不知是几万响的长长的鞭炮,但燃后仅响了几响,鞭炮就熄火了。现场一片哄笑,张俊尴尬地再次上前点燃,响了几响后,鞭炮再次熄火……屡次三番之后,连围观的警察们都笑着摇头,走回了自己的警车。而几次哄笑过后,现场仿佛真有几分过节的味道了。

如此情形,让我想起了创意正阳艺术区那本厚厚的留言册中写的一句话:历史,从来都是由细节写成的。

随着推土机轰隆隆的推进,创意正阳、008等几个名声大噪的北京艺术区的名字,只有到未来的艺术史中去寻找了。拿到补偿后,吴玉仁回到了原先798的工作室,刘懿暂时搬到了宋庄,其他艺术家也各找新家。北京艺术区的生态版图,争议声中就此改写。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