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六六:我偶尔露下锋芒  

2010-03-29 14:14:00|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张守刚 北京报道

 

“如果《蜗居》再深刻些,就是《茶花女》了。” 3月23日上午,一位记者这样对作家六六说。

这个评价似乎相当受用,六六也很谦虚地做了回答:我的水平可能恰恰就是有这段距离。她说,自己近期注意到张朝阳说的权贵阶级对中国的影响,而当时她写《蜗居》时这个思路还不太清晰。“两会为什么提出幸福感和尊严感?这就是幸福和尊严的缺失。”

六六已在新加坡定居多年,但她的思维方式、表达方式都是中国式的。她这次专门来京,是出席自己新作《妄谈与疯话》的发布会。《双面胶》、《蜗居》之后,她被称为“新生代情感专家”,因为新作直击了情感、婚姻、房价、税收、公德等话题,言辞泼辣,她又被送了一个新头衔——“女公共知识分子”,甚至有人戏称她从“少妇”变身“醒客”。

“这个社会上只有两类人冒死闯红灯,一类是社会的最底层,诸如送外卖的,送快递的,钟点工,民工,对他们而言时间就是金钱,多一分钟就多一毛钱。这叫被逼作死。另一类就是空字头,武字头,各种非正常牌照颜色的车及超级豪华车,这类人叫自作死。”

这就是所谓在《蜗居》里“不好说、不能说、不便说的话”。

不过,很显然六六不乐于接受这个“女公共知识分子”的新头衔。她称“完全没有这种变成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的蠢蠢欲动心理”。虽然她也承认,立足生活以平民视角出发探讨社会现象,确实是自己的兴奋点。

她的朋友、出版人金丽红说,六六的性格火辣、直率,语言是喷发式的,随笔更适合她。六六对此持保留意见,她觉得女性写杂文不可爱。她自己以前喜欢比较犀利的散文家一个是龙应台,文笔过于犀利所以嫁了个外国人;另一个是陈文倩,她至今未婚。“这真不是好兆头。”

于是,她强调:“我偶尔露锋芒,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很温和的。”

不妨来看一个批评,有人说:《蜗居》对现实的展示很好,但批判的力度不够,比如为什么把贪官写成“情圣”呢?

六六回应:我认为所有人都不是好莱坞电影,非好极坏。一个人对朋友是个好人,但放在社会里,他就是另一种形态。宋思明竟被评为“中国脸”,我更希望我们的人格能统一而不是分裂的。

听起来,这也是一种大真话。

 

 

 

对话六六——

 

我当然是站在“大奶”的立场上

南都周刊:很多人说,不要去看《蜗居》,因为太压抑了,这种压抑可能来自真实。《蜗居》与现实,哪一个更残酷?

六六:《蜗居》里面海萍和丈夫苏淳在一个10平米的小屋里租住了5年,终于下决心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了,却发觉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上涨的速度。这种挣扎的状态是残酷,但生活中有太多的人还不如海萍和苏淳,不是还有“蚁居”一族吗?

南都周刊:你个人有做房奴的体验吗?

六六:我没买房,因为买不起呀。

南都周刊:那在你看来,对目前城市中的大部分工薪阶层来说,要不要去买蜗居、做房奴?

六六:我想说的是:如果一切有薪水的人都能做到拒买暴利房的话,那房价一定会跌。可我们永远在随着庄家的指挥棒在舞蹈。

南都周刊:对“小三”的态度,你一方面觉得妻子那种刻意地报复小三,是“自寻烦恼”;另一方面你又让《蜗居》里的海藻失去了孩子和生育能力,有人说这是你对小三的“惩罚”。你对小三的态度到底如何?

六六:对于男人来说,我曾对“大奶”和“二奶”做过一个比喻:“大奶”是梳打饼干,家里的储备粮,只在紧急时刻才咬上一口;“二奶”是摇头丸,吃的时候浑身舒爽,吃完以后呕吐流鼻涕难受。但你不可否认,摇头丸是戒不掉的。而梳打饼干,不到弹尽粮绝,尽量不吃。

对于女人来说,我当然是站在“大奶”的立场上,所以在小说里我可以声讨一下,我旗帜鲜明地支持宋太(《蜗居》中“出轨者”宋思明的太太——本刊注)。但在现实中,如果你的阵地失守了,无论你采取什么措施,是报复还是放手,最重要的是不要伤害自己的美丽和心情。

南都周刊:您提出“女人不能太娇惯”等观点,同时在传授你的“驭夫术”,这是您对女权主义观点的驳斥吗?

六六:我理解的女权主义不是争取男女的绝对意义上的平等,我理解的女权是要将女性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化,做到、做好男人不擅长的事,这样的世界才是男女最佳结合的世界。

 

 

“中国文坛缺少释放思想的地方”

南都周刊:“说真话”在国内是不容易的。即使一部虚构的《蜗居》,也有人批判它“低俗”,甚至在播出的过程中被临时撤下,这是极为罕见的。你如何看待此事件?

六六:文艺作品不怕批判,欢迎批判,接受批判。有争议的作品才是好作品。我不期待我的作品被认可为高雅艺术,同时也保留我自己的态度。我可以一方面往高雅进步,一方面保持我的草根性。压力也是动力嘛,没有压力就没有提高的空间了呀。

南都周刊:上海是你小说的重要场景,也是韩寒所在的城市。你喜欢上海吗?怎么看韩寒?

六六:我喜欢韩寒的直言。这个社会中能顺畅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而且不惧批判的人越来越少了。韩寒最大的价值就在于探讨教育体制存在的现实意义。

南都周刊:你的语文老师刘小平曾批评你的作文“媚俗”,“高的作文分数不代表你有卓越的,哪怕是真实的思想。”你觉得,在当代文坛是否还有这种倾向?

六六:我喜欢这个问题。中国文坛不缺思想,缺的是释放思想的地方。每个人都有思想,但关键是如何去表达。如果社会缺少表达思想的空间,就很难有文艺复兴、先秦百家争鸣和五四新文化运动那样的文化现象发生了。相信中国无论从政治、经济还是文化方面都已经进入了大国的行列,大国是不怕批评的,我相信中国面对批评也有自己把握的能力。

南都周刊:你在书中说,“我越发感到底层社会是一个巨大的炸药包”。这个炸药包的引线在哪里?又该如何拆除?

六六:引线就在社会的不公平性上。不是有句古话说“吾不患寡而患不均”吗?政府的公信力是和社会公信相连的,要提高政府的公信力,就要减少权贵的数量和特权。不要把贪腐变成炸药包的引线。现在全球都变暖了,在高温天气下炸药包很容易引爆的。

比尔·盖茨说过:“人类最大的进步并不是表现在科技的发现和发明上,而是表现在如何用它来消除不平等。”当然,完全消除差距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做的是,尽量淡化这种差异,消除对立。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