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郭敬明:你们在骂人的时候我在工作  

2010-03-13 11:48:00|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敬明说,他唯一的遗憾,是改变别人的想法,需要太漫长的时间。

  

“我非常认同主流价值,我不希望成为作家里面的范本”

南都周刊:现在自己相对满意的作品是哪一部?

郭敬明:可能就是《小时代》吧。也不一定说满意,但有些读者也会喜欢我以前的作品,有一些可能年纪更大的就觉得《小时代》更适合他们。对我而言,《小时代》更贴近我现在的心理和价值观。

南都周刊:这个年纪,你的价值观已经成型或者成熟了吗?

郭敬明:没有,还有好多,我觉得肯定也会改变。我觉得我自己看上去还是越来越好的一个状态,往上升的往上走的一个状态。至少我还没有停下来,或者说是我要走的路还远远没够,我将来内心的认知肯定会有很多剧烈的变化。

南都周刊:那你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了?

郭敬明:我从小性格就比较争强好胜一点,我希望我的人生是很成功的。这个成功有很多的定义,每个人也有不同的追求。对我而言,首先一定有事业上的追求,我希望我的事业越做越大,甚至可以成为某一个产业领域的一个很值得别人记住的一个,比如说我公司,或者说是我的团队等等,成为一个别人可以记住的东西。

我希望不单单只是一个作家,因为我觉得作家它并不能算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职业或者事业,它就是你个人的一种东西。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去开创很多很多的东西,将来可以获得更大的的成功,那这些成功也包括别人追求的金钱、地位等等。

南都周刊:就是说你对这些社会主流的东西比较认同。

郭敬明:至少我是一个非常非常主流的人。

南都周刊:你说过自己“不想做一个模范生”,这话让人感觉很叛逆,不认同所谓的主流价值似的。

郭敬明:没有,相反是我非常认同主流价值。但是,我不希望成为作家里面的范本,因为我觉得自己不仅仅只是一个作家。作家最模范的范本是什么?比如说就鲁迅大师,救苦救难,抨击这个社会,挽救唤醒民众,他身上有深刻的责任历史感,同时大家也觉得他两袖清风生活平淡,不在乎物质,思想境界非常超脱,那这是作家里面的典范。而且中国有非常多符合这个条件的老一辈作家,他们就是真正做学问,不那么计较物质。

但我没办法做成这样的模范生,可能我性格里有很庸俗的地方,我有我的弱点。我对物质有很多的追求,我希望我的生活过得很好,而且希望我的父母生活过得很好,我要赚很多钱。这方面我是一个很平凡很庸俗的人,我没办法做成一个模范生。勤俭节约或者那样的一个形象,我觉得那是我做不到的。

南都周刊:听起来像一个男人的奋斗史。

郭敬明:有一点吧。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是我开创了一个时代”

南都周刊:作为商人,你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成功。

郭敬明:目前还行,但是我觉得现在都还在起步阶段,可能未来两三年、三五年后,我才会真正去拓展我之前设计好的事业版图,那个时候别人才会知道:原来郭敬明一直都在准备做这方面的事情。

南都周刊:让人们慢慢明白你的野心。

郭敬明:你的成就感一直在激励着你往前走,这种满足远远超过了你所承受的那些压力,或者你的不开心,你的不愉快那些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

南都周刊:现在的成人世界对你并不是全部接纳,他们可能会一直以质疑甚至鄙夷的眼光来看着你,而你作为一个商人将来到底如何,还是一个未知数。

郭敬明:我倒真的不太在乎别人怎么看我这个事情,因为好多年前,我其实接受这样的事情了。在我的成长过程里,非议一直都是伴随着我的,它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从出道的第一天开始它就没有停止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可能天生就是惹麻烦的一个吧。

我以前也是很在乎,比如说别人的误解,或者有的新闻,我会急着去解释或者心情受很大的影响。但经过那两三年之后,你会看到这一切其实没那么重要——对喜欢你的人来说,那绝对是不重要的事情,他们会继续支持你;对不喜欢你的人来说,也无所谓,因为哪怕你没有那些新闻,他们还是不喜欢你。

对普通的大众来说或者对媒体来说,新闻就是一个新闻,它是对传媒媒体来说它是一种职业需要,对大众来说它就是一个新闻,可能三天它就过去了,五天它就会被新的新闻覆盖了,真正你放长的看三年五年或者十年之后,你如果真的了不起,厉害,别人记住的会是你留下来的作品。

我觉得这个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是我开创了一个时代,或者我制造了一个产业,或者我在图书市场贡献了多少,我创造了多么大规模的码洋,那我对整个文化市场我做了多少贡献。那这些我觉得都是可能大家五十年一百年之后再去回顾的事情,我觉得计较眼下我有一个什么不好听的新闻或者什么,这些都太小了,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大家对我有各种否定,但靠抄袭我走不这么远”

南都周刊:那时候,不喜欢你的人会变吗?

郭敬明:别人的看法我觉得都会变。他们心里还是不喜欢我,但是他们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他可能不认同我的价值观也不认同我的才华,但他还是会说郭敬明真的很敬业,业内跟我接触过的人都知道我是一个很敬业很靠谱的人。

对我而言,我不会站出来跟你说你必须喜欢我,我只需要去不断去努力去做出我的成绩来,直到有一天你看到我的努力和才华。一直以来大家都会对我有各种否定,比如说我没有才华,或者有抄袭的事件,或者有什么类似偶像化明星,然后这种各种的定义,但是我觉得没有一个人是可以靠这些一直走下去的。

如果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这样的话,其实可能出版界也就不会只有一个郭敬明了,你说娱乐圈长得比我好看的男生或者具备偶像外表的男生多的是,或者各种各样的都多的是,如果美就这么简单就可以成功的话,可能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个郭敬明而不会只有我一个。

所以,我觉得在很多年之后,你可能觉得我不会写书或者不会经营,但我这本你不认可我再写一本,我五年、十年地写,到最后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凭借什么抄袭或者什么走这么远,

最后你再来回过头来评判那我做出来的努力,如果你还是不认可,那也无所谓,至少我努力过了。我唯一的遗憾是觉得这需要一个太漫长的时间去改变别人的想法,但是我觉得没关系,我可以去坚持。

南都周刊:就是说,你内心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得到更多人的认同?

郭敬明: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是最简单的就是你一定希望别人是喜欢你的,而不是讨厌你的,但是这个又是你做不到的,因为不可能所有人喜欢你。所以,这些我不会再去争或者再去为自己申明什么,我只希望我所有精力都在我想做的或者我将来要做的(事情上)。

南都周刊:你有信心让喜欢你的人越来越多吗?

郭敬明:没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想过。

 

 

 

“我不会拉低自己的身份像泼妇骂街一样的在那骂”

南都周刊:所以你一般遇到人批评或攻击的时候,一般都以沉默来应对。

郭敬明:恩,不想回应,对。

南都周刊:沉默是你的一个习惯,也是你应对的一个“法宝”。

郭敬明:我觉得其实它还挺有力的,因为我觉得它其实是一种自信和有底气的证明,我不屑于出来说什么,我觉得时间会证明一切。

南都周刊:但当别人比较尖刻或者“恶语相向”的时候,你会不会冲动或者……

郭敬明:不会。我会心里会看不起,我觉得你可以用你的理性或者你的逻辑来批判我,或者就是说你可以告诉我我是一个多么糟糕的人或者什么的,但如果你恶语相向的话除了暴露你没有涵养和你这个人没有文化教育程度之外,说明不了任何事情。而你何必去跟一个连基本修养都没有的人去计较呢?那我不会拉低自己的身份去跟你就像泼妇骂街一样的在那骂,那就没有意思了。

南都周刊:会有让你有受不了的那种语言吗?

郭敬明:除非到攻击到我父母我就受不了,但我身上我无所谓,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很没修养的事情。

南都周刊:韩寒说与你“男女有别”的话,石康说你看起来像一个“发廊小弟”这样的话,也在你忍受的范围?

郭敬明:还好吧,我不太计较这种事情。因为我觉得每个人的言论代表他自己的一个形象,你说什么样的话,你的话就为你树立了那个样子,那你选择这样的方式是你的方式,你希望呈现在别人面前的是你这个形象。我希望我呈现是给别人的是一个有修养有涵养的人,你要那样说,不代表我就一定要跟着那样说。那没必要,每个人的性格和他的方式都不一样。

南都周刊:这算是你的一种回应吗?

郭敬明:我从来不会回应任何的别人对我的话的,我觉得说是你的自由,但是听不听是我的自由。

南都周刊:你不是攻击性的人?

郭敬明:对,我是一个很温和很温和的人。可能你从我出道大概这么久的时间你几乎找不到一篇报道是我说别人怎么不好的人,我从来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无论是在媒体还是说私下的圈子里,我永远讲的都是别人身上好的地方,我觉得他了不起的地方,我不会去讲他坏的地方。

南都周刊:你的博客里甚至说,自己想做“一个善良的人”。

郭敬明:其实我觉得每个人其实都是恶的,内心其实本身就是恶的,但是我们成为万物的生灵是我们在不断地把自己完善的过程。所以说我觉得做一个善良的人是我的一个目标,或者说是做一个至少我不会去伤害别人。

南都周刊:完善、修正自己,是因为对之前做的一些事情会有一些不满或者一些反思?

郭敬明:不会呀,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满过,我希望自己变成一个能够真正让别人去佩服你,觉得你了不起的一个人,那这个修正就包括就是让你自己不断地变强。

 

 

 

 

“你们在骂人的时候我在工作,所以我赚的钱比你们多!”

南都周刊:就在《小时代2.0》里面提到了一些观念,比如责任感,比如自由竞争,这是你想传达的东西吗?

郭敬明:对。但是我是用一种很残酷的方式去表现的,包括就比如说上司一些很不合理的要求你需要去加班加点的完成,或者说是很荒谬的东西你要去尽力的去完成,其实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很残酷的竞争状态,

我是八三的,算八零年比较靠前的一点,年龄比他们大,所以说我希望他们有更多的责任感,更多的对工作负责这样一个态度。像我公司有一些刚刚进来的小孩是八八年、八九年,甚至九二年的,他们不懂怎么去努力,或者不知道怎么得到公司的认可。

我知道我很多读者都是学生,我希望告诉他们你不要老是抱怨这个社会有多不公平,或者公司对我有多坏。它就是这样的一个系统,你要么认可它你要么就完全不认可它。你既然选择了进入社会去工作,要买房想买车,那就应该去付出,没有人是可以不付出就得到这一切东西,我希望就是告诉他们这样一个看上去挺残酷,但是一个很公平的交换道理。

南都周刊:你要传递的是这样的理念:先要认识规则,然后按照规则去努力。

郭敬明:对,我就是希望告诉他们就一切就是建立在你努力的基础上,有可能你努力了什么都没有,但是如果你不努力是绝对不可能有什么的。我的价值观就是公平交换嘛,你付出多少你得到多少,我永远是这么觉得。

南都周刊:你这个价值观有个前提,就是承认现实。

郭敬明:恩,我是一个很入世很入世的人。

南都周刊:所以你不会觉得这个不公平,那个不公平,你不会愤慨,不会发怒,没有这类的情感。

郭敬明:我不会呀,就像我经常看见网上一些骂我的人,说什么哎呀他凭什么赚那么多钱!其实我就想告诉他们,我之所以赚那么多钱,就是我没有把时间花在你们这样骂人上面。你们在骂人的时候我在工作,所以我赚的钱比你们多!我就是很想告诉他这个简单的道理。

 

 

 

“我很少会跟同辈人竞争什么,因为他们要的不是我想要的”

南都周刊:你出道已经十年了吧,发现自己变了吗?

郭敬明:恩,我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很多人也说,以我的年龄来说其实承担了太多的事情了,包括压力也好,包括事业上的这种荆棘也好,我走得比普通年轻人快很多。我现在的身份是出版人,我在做很多其他出版社社长做的工作,我在跟一批四五十岁的人竞争。我是里面年龄最小的,我是最没有经验的,也是最没有人际资源关系的,我是最差的一个人,但是可能我就付出更多的努力或者更多的智力,或者我的创新观念,(这)可能这是我的优势,

所以我很少会跟同辈人竞争什么,因为我觉得他们要的不是我想要的,或者说他们要的是我曾经想要的,而我希望要更好的,更前面的。

南都周刊:这简直是一个积极进取的青年形象。

郭敬明:你可以这样理解,当然别人也会说他是一个很世俗,然后很在乎金钱,然后拼命不择手段的一个人。我觉得这个不重要,两个不同的价值观的人来评价我的时候,绝对是两种不同的评价。

南都周刊:还有什么特别觉得自己特别缺,想要的东西吗?

郭敬明:太多了,说不过来。

南都周刊:你对赚钱上面有数字目标吗?或者说永无止境?

郭敬明:我觉得永无止境吧。这个世界上总有你永远都买不起的东西,你无论到了哪个境界,都会有更高的东西来挑战你的这个极限。

南都周刊:你觉得这些不喜欢你的这些人,他们有共同的特点吗?

郭敬明:愤世嫉俗的一群人吧,最多。也就是游离在这个社会主流价值之外的人,这群人最多。因为我得到了很多他们得不到的东西,而且是在年纪非常轻的时候,对。

南都周刊:就是所谓的“羡慕嫉妒恨”,这种情绪?

郭敬明:有,肯定有这样的情绪,你说他们完全没有吗?那不可能。

南都周刊:这是你比较喜欢的一个社会吗?

郭敬明:我觉得物竞天择,人都有本性,人都会想要拼命的去证明自己的DNA是最优秀的遗传基因。既然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我个人改变不了整个世界的格局,那在这个格局里面,我就要去做最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