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肖鹰:郭敬明不可能赢得我的尊重  

2010-03-13 11:39:00|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人:南都周刊记者 张守刚

受访人:清华大学教授 肖鹰

(发表时有删节,此为全文)

 

1、

郭敬明的写作缺乏灵魂。所谓灵魂,就是一个真正的作家应该具有而且表达的对社会的思想透视、人文关怀。在郭敬明的书中,包括他最新号称一星期发行120万册的《小时代2、0》中,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种粗劣的消费文化演义,当下“波波族”的似是而非的无聊呓语和行尸走肉般的消费炫耀。在这部书中,正如郭敬明的所有“小说”一样,没有一段描写或叙述不让人感到作者心灵的苍白和虚假,就象廉价而俗劣的化纤动物玩具一样。

就写作特点而言,我认为他的写作的最基本的特点是“仿日本漫画(动漫)”,就是日本漫画(动漫)文字化,或“看图说话”。这是看日本动漫长大起来的“青春写手”的典型的“80后商业写作”,它极度展示的是一种消费炫耀,奢靡而浮华,拟图像化,但没有质感,不能回味――也不堪回味。它是用文字来完成的,但是它跟文学本身是没有关系的,因为真正属于文学的东西,它一定要展示作家的心灵,一定要有可以体味的内涵。郭敬明的书中,没有文学的基本品质。

 

 

2、

对郭敬明提这样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这就关系到我们要用什么标准衡量。如果我们把他当成一个网络写手,我们不应该这样来要求他,我们只要看他赚钱就行了。但是如果我们真要把他看成一个创作文学作品的作家,我们就要用刚才讲的文学的标准来衡量他。作为一个作家,他的创作就应当承担文学提升读者文学修养和心灵境界的责任。当然,这样要求郭敬明,是完全不现实的,因为郭敬明的写作除了流水账式的展示和炫耀他的以奢侈品充斥的“波波族”的消费生活外,就只能展示他的病句连篇、语义错乱的“新概念写作能力”。

我是不承认有“网络文学”的。为什么我不承认?因为我认为文学必须是是一种时代精神的透视和人文精神的张扬。在网络写作,普遍讲,就是两类,一类是纯粹自我宣泄的写作,一类是商业雇佣的写作。

文学是人学,它不仅表现人,而且提升人。文学的核心价值是人文关怀。有无人文关怀,是写作是否具有文学品性的前提条件。当然,在历史中,文学的含义是有很多变化的,它早期的主要含义是等同写作或文章的。因此,在这里要明确,我们所讲的文学就是受到西方现代文化影响的一种文学观念,这种文学观念的核心自由精神和启蒙意识的张扬。这种现代文学观念是建立在精英文化意识基础上的。如果我们放弃文学以人文关怀为核心的精英文化意识,就是放弃文学之为文学的灵魂,这实际上是“文学”的丧失。我们之所以要在普遍的写作中区分出“文学”和“非文学”,实质是坚持写作的人文精神和启蒙使命。文学必然都是写作,但写作并非都是文学。这是一个常识,但是现在把网络写作当作文学,就是抛弃了文学常识。当然,实质抛弃了文学的理想精神。

所以,你看中国的学术界一直谈的一个问题,就是文学是否终结了。文学的终结的概念实际上就和这个消费化的写作有一种实质性的关联,其实郭敬明就代表了一种消费化的写作。网络写作就是消费主义写作,它本质是反文学的,因为它反对并抛弃文学的理想性。因此,有人将“网络写手”称作“文字农民工”,是贴切的。

 

 

3、

这是对一种现代文学精神的一种瓦解或者背叛的结果。郭敬明的那种消费主义的价值观,与我们主张的人文价值观是根本不同的取向的。因为在消费主义的价值观当中,我们知道,它强调的是一种个人在经济权利下的一种无限的享受和自我满足,就是郭敬明本人也承认这一点。他不仅用写作而且用生活把自己塑造或演绎成了一个奢侈的“青春文学”消费品,当然,他的“青春”和“文学”都是消费商业的虚假产物。

现实情况是,像他这种价值观或者消费观非常流行,或者说非常有市场。对此,我们不应该感到无奈,这是我们应该面对的东西。我们现在的社会是一种高度商业化的社会,市场化转型的一个结果就是用商业价值替代或压抑了人文价值,结果就是产生“郭敬明”这样的流行消费文化符号。应当指出的,郭敬明并不是作为一个作者(写手),而是作为一个“活的消费文化符号”,获得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你要做一个作家,就不要试图把写作变成你致富的道路,而是要把文学作为你的生命的内在追求。如果我们把商业价值,把一种直接的财富回报作为作家的创作价值的体现,不管从作家来说还是从社会来说,我认为都是价值取向的错误。

 

 

4、

从文化批评家的立场,我是根本否定郭敬明的。我否定他,不是因为他的那个难以令人认可的“异性”扮相的作派,因为扮相和作派是个人的事。我否定郭敬明,主要是对他的这种抄袭而拒不道歉的行为。

我们知道他的抄袭是已被法院判决的,他是违法侵权的。一个文明的人,必须尊重法律,他拒绝道歉是对法律的藐视。作家是以自己的原创进行文学写作的人,而且进行一种高度的艺术化写作的人,抄袭就践踏了作家的核心价值观。郭敬明抄袭而拒不道歉,当然更是对作家的核心价值观的无耻践踏!我坚持否定郭敬明是一个作家,不仅因为他的写作只是商业写手的写作,而且也因为他根本没有作家的文学价值观。

无论他在商业上取得多大成功,也完全不可能赢得我的尊敬。每个人有自己的价值选择,他可能会赢得一些人的追捧,一些人的羡慕,但他不可能赢得我的尊敬。为什么?因为我的标准不是一种商业的标准,我的标准是人文精神的标准。

“郭敬明”是一个把商业写作和消费生活一体化的一个被娱乐市场成功打造的一个超级文化消费品,或者说在当前具有巨大商业价值的消费文化符号。“郭敬明”赢得并将在一定时间继续赢得粉丝、媒体和市场的痴狂追捧,并不奇怪。郭敬明本人的过人精明之处就在于,他非常清楚并且极大限度地扩张了自己作为一个“80后青春文学写手”的消费符号价值。他每天的日常生活就是维护和扩张这个价值。郭敬明是为消费文化符号“郭敬明”活着的,他活着就是为了被粉丝消费。“被粉丝消费”,就是郭敬明生活的全部内容和意义。这是郭敬明与真正的作家的根本区别所在。作家生活的价值是通过写作创作文学作品,郭敬明把“写作”变成消费品“郭敬明”的一个符号元素,正因为这样,他的文字产品是超值的消费品。我不会尊重一个将自己的生活完全变成消费符号的人。这是对自己彻底的贩卖,是无灵魂的生活。

 

 

5、

我们知道,郭敬明的追随者很大程度上是低龄少年,他是所谓的“新青春偶像”。我认为,“郭敬明”传达的是一种青年期一般都有的一种东西,以前叫叛逆,现在叫另类,他表达并迎合这种另类心理。当然,郭敬明做得非常时尚,也非常商业化

我更愿意肯定韩寒,我当然并不完全赞同韩寒的所发表的言论。我认为,韩寒至少是在积极的表达作为一个当代青年公民谴责社会弊端的责任意识。郭敬明并不代表“80后”或“90后”,他所做的把自我作为“异性化青春”的消费文化奢侈品,在最大限度并且持久地向青少年的“消费阅读市场”倾销。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