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四主题重奏:告别我的碎片2009  

2010-01-28 08:26:00|  分类: 游走笔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荣耀

不再做全能战士。从“四面出击”到“定向作战”,这算是自己在去年的一个变化。

09年的封面报道,我先后担纲采写了《谁在控制网民》、《亚失业蔓延》、《三代大学生的饭碗》、《我的垃圾我的城》、《先偷菜再上班》、《中国新偶像:张琳》等,加上其他的文化、人物、财经甚至社会领域的报道,总结下来,内容繁杂杂陈之程度让自己也有些吃惊。

下半年,在做《<建国大业>解密》等封面报道的同时,自己也开始有意识地开始向人物报道领域倾斜,关注点更多投入到吴思、陆川、黄志忠、彭浩翔、张琳、韩三平、陈汉元、赵本山、唐德刚、李咏、姚晨等热点人物身上。

从新记者熬成老记者。在又一个365个日夜过后,我和同事们一起触感到了这本杂志的迅猛成长,并开始为身在其中感到荣耀。

 

策略

一番梳理之后,还发现了自己09报道的一个“意外”。

从开心网等SNS的火爆流行,到饭否的突然死亡,再到年末新浪围脖的迅速崛起。不经意间,我以报道的形式见证了去年互联网上最奇谲的一波波浪潮。

这是“摘桃之举”吗?从方兴东的博客网到后来的新浪博客,从王兴的饭否到现在的新浪围脖,很多人为先驱者的黯然离场而悲叹。这中间,有发展策略的差异造成的结果,也有其他不可控的原因。尽管有争议,但技术对公民社会推进的过程中,绝不再是一个可以抹去的符号。

是另一个话题了。我想起了龙应台谈到自己“策略写作”时候,引用苏格拉底的那句话。“当我对一个制度不满的时候,我有两条路,或者离开这个国家,或者循合法的途径去改变这个制度。”在场的发言,也许比或意气或无奈的离场更有价值,更具建设性。

 

忧伤

有一件小事萦绕在我的脑中。

在采写封面报道“我的垃圾我的城”过程中,我专访了著名垃圾专家王维平。主题采访过后。他突然兴起,从书柜的顶上,拿下一个落满灰尘的盒子。仔细地擦去灰尘后,他从中慢慢取出一把精致的二胡。

调音,试音。一会儿,充满忧郁、感伤的二胡曲调就回荡在那间不大的简朴的办公室。那几分钟,空气停滞了。一曲过后,他打开电脑,以照片向我讲述这个曲子背后一双男女的音乐情感故事,面色深沉,带着几丝激动。

这是无法纳入我报道主题的一个意外。20多年来,王维平在解决垃圾问题上成就卓越,北京收集垃圾的各派头目都对他服服帖帖。但针对来势汹汹的垃圾危机,他提出的综合处理方案,短时间内似乎难以奏效。

他说,垃圾也有忧伤啊。垃圾危机从早年的环保问题、生活问题,变身为利益交错的社会公共焦点,他也感到了英雄暮年的无奈吗?

 

语式

有天上网,我看到老同学大伟的QQ签名,他说小时候的梦想其实是做一个富家少爷,整天领一群狗腿子逛街遛鸟,无恶不作,调戏良家妇女。

我想起来自己小时候的梦想,其实是当一个有知识的养猪专业户,每年收入过万,然后娶那个暗恋的同班女孩为妻,一起住在五间亮堂的大瓦房里,院子门口再养一条凶恶的大狗。但,为什么当时我们都要说自己想当解放军或者科学家呢?

噢,原来从童年开始,我们就已经被“被理想”了。

2009年的最后一夜,我出差在长沙。我给几位好友发短信祝贺新年,其中有句说,希望2010年“被××”语式的生活少一些。不一会儿,就有人回信:真希望你的愿望能实现。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