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阿来:作协里没几个作家  

2009-08-29 11:06:17|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写完一部作品,阿来都喜欢自驾车出去旅行。这次,《格萨尔王》出版方找了很多读者和媒体跟阿来一块走藏区,这让他感到“有点表演的感觉。”。之前,他曾在杂志社任社长,今年2月又出任四川省作协主席,“一大帮子人跟我后面走,从内心觉得挺没意思”。

 

南都周刊:作协似乎成了一个体制的象征,谁退出作协,就是个人自由的坚持,金庸进入作协,形象似乎就受损。为什么会是这样?你作为四川省作协主席,觉得这种形象有没有可能改变?

阿来:不可能的。这个不可能。作家协会不是自己成立的东西,它是官方的一个机构,这是跟中国的整个体制联系在一起,它只不过是中国众多的官方机构中最不重要的一个而已。所以作家协会中没有几个作家,甚至大部分都不是作家,有着大量的党政干部。

有些人真的是想作协改好,我可能也是其中之一,但在目前这个情况下,马上很好的可能性不大。这是体制问题。它虽然是官方机构,但没有官方机构法定的权力,说说它也没有什么危险。有些人总拿作协说事,在社会上博得很多喝彩,能得到很多好处,这个好处已经被很多嗅觉灵敏的人发现了。又没有风险,又有好处的事情,谁不干呢?

南都周刊:你还是挺敢说话的。

阿来:这有什么不敢说的,这都是事实。对吧?中国改革,我们总觉得体制性改革慢了。比如说那天,我也可能退出作协,我就悄悄地不去了,不会在媒体上炒。

南都周刊:但媒体也会追着你问的。

阿来:那我也可以不回答。这些都很正常。我们离婚了,我们跟朋友疏远了,一样的。作协就是官办的群团组织,当个作协会员也没什么好处,就是吃吃饭,开开会,退出了也没有什么损失,少开几次会而已。

我在文坛上可说是特立独行的,不属于哪个派,没有哪个前辈是我的老师。我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南都周刊:这个时代,对中国作家来说不是好的时代?

阿来:我们对小说给予了太高的期待。不仅是作者对自己有期望,我们的读者也有期望,媒体也期望,出版社更期望,因为已经变成产业链的一部分了。但我们刚进入市场经济刚开始,文学应该是什么样子我们也很迷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处理方式是,我们不知道新的是什么样子,就只能在旧的样子里做的更好了。

文化是周期性的东西,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会着急,但历史上文学出现百年的空白,很正常。

南都周刊:你对很多事情都不是很乐观。

阿来:对今天这个世界有什么乐观的?对人有什么好乐观的?而文学相对于人类的命运来说,更是个小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