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饭否歇了,Twitter的晚餐在哪里?  

2009-07-17 19:38:15|  分类: 社会潮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篇)

 饭否歇了,Twitter的晚餐在哪里? - 张小摩 - 张小摩的博客

饭否被封之前,东东枪的关注者超过了32000人,这个数字是饭否最高的。东东枪无疑是中国互联网进入微博客时代的“第一红人”。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

微博客能改变什么?这貌似宏大的一个问题,如果具体到一个用户身上,它的回答也许将十分简单。

以东东枪为例。饭否被封之后,东东枪在11日中午上网看到了季羡林逝世的消息。“如果有饭否,我会提前四五个小时知道这个事情。我不会一直刷新门户网站,但饭否上的信息是自动更新的。”微博客一度改变了东东枪的新闻浏览习惯。

“微博客几乎承载了所有的功能。”他感叹说,“有人拿它当博客,有人拿它当聊天室,有人拿它当论坛,有人当新闻网站,甚至有人在上面写小说。它的好处在自由,你可以自己玩,谁也不理;你也可以跟别人玩,谁都理。这多么奇怪!”

这种改变,在女画家吴亚卓的表述里显得缱绻而感性。她说:“饭否比老公还亲,不跟情人讲的话可以跟饭否讲。”吴亚卓在饭否上的ID叫“色女郎”,她之前也用博客,但比起微博客的即时性,她讽刺“博客更像是回忆”。

在更宏大的社会层面上,微博客的发展已经让人不再小觑。学者胡泳认为,尽管对Twitter在社会行动中的作用有高估的苗头,但还是要承认,这一面世还不足四年的微博客服务在2009年迎来了发展的“里程碑”。

在国际政治上,微博客几乎已经成了不可替代大工具。胡泳举例说,在伊朗的抗议进行时中,美国国务院竟然向Twitter创办人发出了一个不寻常的电邮,请求其推迟固定的全球网络维修计划,因为维修期间,伊朗人将无法登入,德黑兰示威现场的讯息也无法及时传递到外部。而Twitter也听从了国务院的呼吁,将网络维修时间推迟至德黑兰的凌晨时分才进行,它承认,“我们现在成为了伊朗人的重要沟通媒介”。

但微博客这种媒体化的迅猛倾向也被质疑。有人表示,如果微博客以后真成为主流,那是这个世界传媒的悲哀。“因为它的迅速实时所具备的缺点是:无法保证客观公正,没有深度,特别是第一个。”

微博客会伤害客观公正,会造成信息紊乱,真假难辨吗?这似乎是很多人想当然的看法。如果事情是这样,微博客无疑将带来一个令人不快的改变。有意思的是,本刊的几位受访者对此都表达了否定的态度。

刘兴亮将传统的新闻发布与微博客的新闻发布做了对比,结论是“它不失真”。“比如传统的发布会请100家媒体,其实这些媒体的价值观新闻观都很相似,我公布了10个新闻点,但他们都仅仅报道了同一个点。但在微博客时代,成千上万人一起说一个事情,就会逼近真相。”

“在人人是记者和评论员的时代,用之前的客观性来衡量媒体,不合适。”胡泳也表示。“这里面肯定有人传播不实的消息和谣言,但微博客有自己的修正机制。如果假话出来,肯定会有人说,这不是真的。”

《财经》杂志主编胡舒立表示,信息封锁在互联网时代的无效性引致流言丛生,真相难辨,几乎必然地激发或扩大群体性冲突。

微博客等互联网新应用扩大了新的信息通道,这已经让国内的权威传媒也开始惊醒。针对湖北石首事件,《人民日报》在2009年6月24日刊发评论《政府如何应对“麦克风时代”》。文章指出,信息透明有助于提升政府的公信力,这是汶川经验的启示。“在网络时代,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信息渠道,都可能成为意见表达的主体。有个形象的比喻,就是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

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麦克风,这句话仿佛就是针对微博客而言。

博客依然有很明显的信息孤岛特征,而微博客看重的是集体的智慧,它碎片式的絮语让自己不再仅仅属于精英分子。“网民从沉默的参观者,变为了一个发言者。因为他发现这个发言变得非常容易。”陆建国说。

 

 

中国式的未来迷局

7月7日深夜,饭否不能登陆,站方发布消息说,预计将于10日晚重新开放。饭否当家人王兴也表示,会为饭否的重新开放做乐观地努力,但直至本刊截稿前的7月14日,饭否网仍然未能重新开放。

有消息灵通人士说,饭否的 ISP执照已经被吊销,“一时半会是开不了的了”。而更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王兴在失意之余,“每天都在蒸桑拿度日”。

“中国的微博时代还没开始就被扼杀了。”饭否被封之后,一位名为nina616的用户在Twitter上感叹:“饭否告诉我们:争取生存是要策略的,那些掩藏在汽车、小姨子、和偷菜小游戏后面的,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即使在被封之前,很多业内人士也并不看好饭否等微博客在中国的发展。IT独立评论者陆建国就曾预测,微博客在国内,没有太大的前途,“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体制的问题,二是文化环境的问题。”如何在信息控制的背景下学会生存,是他们的当务之急。

同时陆建国还认为,由于没有成熟可行的商业模式,所谓的Twitter是下一座“互联网金矿”、“谷歌杀手”的盛誉,充满了泡沫,属于幻觉。而饭否网创始人王兴也曾无奈地表示:目前考虑商业模式还太早。

从推出绿坝到GOOGLE被限制再到饭否被封,很多人都如此担忧:国内的网络会不会变成自得其乐、森严壁垒的形态?胡泳说,政府的某些机构也存在天真的幻想,比如想通过努力,把互联网变成一种“净土”。“这是一种天真的想法。互联网怎么可能净化成这个样子?这是很荒唐的事情。”

“做中国的互联网,不是变成中国的局域网。”他强调。

同样,他认为还存在另一种天真的想法。在他所著的《众声喧哗》一书中,胡泳分析了“互联网会不会促成中国社会的大幅转变”这一命题,肯定了互联网对于当下“生长中的公民社会”的价值。但他现在提醒:“如果你认为,互联网能天生带来民主自由,怎么可能?这种想法也很天真。”

看似粗暴的封杀举动,让很多人对微博客“利器”的被抛弃充满担忧。安替说:“如果政府认为无法把握和控制此渠道,采取比较负面的态度,那么国内微博客将完全无法发展,拱手把这一革命性的新传播渠道拱手让给国外Twitter。”

他提醒说:“如果政府能正确看待这个无法阻止的传播渠道的革新,政府的公开和透明是可以通过这个工具来推动的。Twitter在美国,已经成功地使国会、白宫和各个政府部门更直接地面对广大群众。”

在《时代》总编理查德·斯坦吉看来,我们对微博客的认识远远不够。实时交谈、无尽头链接、一对多群组对话——Twitter这些革命式的新模式,已经深入了庞大的用户群,无论未来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新媒介,它的发展都将站在Twitter巨人的肩上。

尚能饭否?很多人担心,这个典故的疑问语气对微博客的未来是一语成谶。何时,微博客会成为中国网民自由运用的工具?这个问题的答案,也许可以借用威廉姆斯被问到Twitter何时能赚钱时的回答:在合适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