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饭否歇了,Twitter的晚餐在哪里?  

2009-07-17 19:33:36|  分类: 社会潮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逢新闻节点上,Twitter、饭否等微博客成了消息传播最快捷的通道,但这个最大的卖点也成了它致命的软肋......

 

 民谣歌手洪启两个月前才真正喜欢饭否,“它传达信息更快,挺刺激的。”之前,他从2004年开始写博客,一篇篇长文已让他审美疲劳。

初上饭否,他也发些“今天天气不错,宋庄生活很惬意”之类的话。7月5日开始,他亲身领略到微博客传递信息的强大力量。当天,新疆发生了严重的打砸抢烧事件,很快,电话通信中断,他跟乌鲁木齐的家人失去了联系,焦急如焚。

5日晚上,他在饭否上转发了当地网友拍的视频网址,这是他关于新疆事件的第一次发言消息,同时,他也在焦灼地看着当地网友传来的最新消息。

“二道桥死伤不少,街上打不上车,还是挤公车回来的。我从中山路走到光明路,才坐上公车,路上就是车少了,人多了,其他没看到什么……”晚22点,他收到乌鲁木齐朋友的信息。

通讯继续中断,他仍然没有联系到家人。“妈妈,我打不进你的电话,您知道我有多么紧张。我担心您连110也拨不出去。妈妈,我一直在打你的电话,什么声音也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天山脚下我那可爱的家乡……呜咽……”

他打电话给弟弟的联通手机,但还是打不进去。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的新闻更新已经显得缓慢,饭否几乎成为他了解家乡情况的唯一信息来源。“新疆以这个方式被广泛关注,实不是我等当地人之所愿!”

打砸抢烧事件之后,家人的平安让洪启欣慰,也让他对微博客产生极大感叹:“它让我看到更真实的更直接的东西。之前,我的信息源就像北京闭塞的环路,但有了饭否,它就像人体脉络,成了网状了。”

这仅仅是微博客强大威力的几许豹纹而已。从国际上的奥巴马竞选、伊朗抗议运动、迈克尔·杰克逊逝世,到国内的央视新台址大火、石首抢尸事件、新疆打砸抢事件,Twitter、饭否等微博客成为消息传播最快捷的通道。“微博客是传播方式的巨大革命,彻底改变了新闻操作和信息获取方法。”著名博客安替对本刊记者说。

但他眼里的这场传播革命,突遇断裂。

“抱歉,饭否全站暂时不能更新消息,预计7月10日晚恢复。”7月7日深夜,国内的饭否用户登陆后,突然看到这样一条信息。随后,饭否网被封的消息四散传播,百万注册用户中有人在焦灼无奈的等待中,有些用户则选择了“搬家”。

失望中,女画家、饭否狂热爱好者吴亚卓突然觉察:在中国,微博客最大价值是快捷自由的信息,但“这也是它的致命软肋。”微博客在中国的发展,陡然发生变数。

 

 

微博客与传统媒体的倒掉

 

洪启把微博客比喻成民谣:“这些不超过140字的小句子,就是当代的民谣,它很生活化,很直接,有些毫无任何意义。但是,它也很锐利。”

微博客网站是一种可以即时发布信息的平台,以Twitter为代表,用户可以通过网页、手机、MSN、QQ、Gtalk等渠道向这个平台发布不超过140个字符的信息,被关注自己的人看到,并可能被广泛传播。多样化的渠道,保证了它可以是一个“永远在线”的世界。

它的技术看起来实在过于简陋。2006年3月,埃文·威廉姆斯创建的新兴公司Obvious推出了Twitter服务。这位创始人自己也说,Twitter看上去没什么大不了的,它简单得让他们的一些工程师甚至提不起兴趣,但它并“不象表面上那样简单”。

令人吃惊的是,2008年Twitter获得了752%的爆发式增长。本月,著名流量统计网站ALEXA的数据显示,Twitter日均访问量已近2000万人次。在经济危机背景下,“天都要塌下来了,我们还在发明新方式与别人交流。”《时代》杂志撰稿人史蒂芬·约翰森对此有点惊奇。

在中国,最有名的微博客网站应该是饭否,此外还有叽歪、嘀咕、滔滔等。创建于2007年5月的饭否,2009年也几乎复制了Twitter的快速增长,用户数从年初的30万左右激增到了被封前的百万。除此之外,很多正在内测的微博客也在积蓄力量,力图出奇制胜,比如一家名为“滴”的微博客就大大增强了其通讯功能。

随便登陆国内的一个微博客网站,你会发现很多“无聊”的话语:

“现在的我真的好迷惘——我中午到底要吃什么?”

“昨晚去修眉。不是去常去的那家美容院。同事介绍的另一家说是修的眉形好看,可惜我并不觉得好看。还是以前那家好。”

“仰望天空,今天的天空很蓝还有丝丝白云,真的很美。”

  ……

看完这些短消息,你也许会明白这种技术为何在初期遭到了冷落。想象一下,你用一条短信告诉你100个朋友,说我这里的天气好棒,或者我刚吃了肯德基——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它的意义远不在此。据英国《每日电讯报》6日的报道,Twitter将被录入今年下半年出版的《柯林斯英文词典》30周年版中,名词Twitter的释义为“一个让人们发表有关个人现状的短消息的网站”,动词释义为“在Twitter网站上写短消息”。

即使目前Twitter的表现,也已经突破了这个释义的规定范围。“个人现状”?拿最近流行乐天王迈克尔·杰克逊的死讯来说,据统计,在他死讯出来后仅一个小时,Twitter涌出了6.5万条留言,其中有一分钟竟然有5000条留言!这些留言,显然不是所谓的“个人现状”。

再往前看,去年年底印度孟买的恐怖袭击,今年1月的美国哈德逊河飞机失事事件中,第一个发布消息的是都Twitter用户。很多媒体也开始重视这位“小生“。截止713日,CNNtwitter上的帐号cnnbrk,跟随者已超224万。换句话说,CNN发送一个新闻,将有224万追随者看到,这个惊人的数字还在继续增长中。

注意到微博客的巨大力量后,世界各地机构和名流相继入住twitter,美国总统奥巴马、NBA球星奥尼尔、麦蒂等也都在Twitter上落户。甚至有点让人意外的是,5月末,朝鲜中央通讯社也以KCNA的名字注册Twitter,发出自己的声音。

在中国,2月9日元宵节央视的新台址火灾之后,网友Zola等人第一时间在饭否网上进行文字直播。6月,伊朗局势动荡之时,一名注册名为“弗特家”的中国驻伊朗摄影记者,也在饭否里播报伊朗的最新状况,这是国内首次利用微博客做跨国直播的尝试。而在株洲高架桥垮塌事件中,一名摄影记者将手机拍到的现场记录,上传到饭否,“比新华社通稿更快地传到了网上”。

传统媒体的速度在新闻战中被一再讽刺。博客网站Read WriteWeb的一个标题是:“亲爱的CNN,请向Twitter核实有关伊朗的消息。”文章说,“当伊朗警方与成千上万的市民在街上发生冲突几个小时之后,CNN.com的头条仍然是美国人如何困惑于电视信号从模拟向数字的转变。”

而最近引起极大关注的系列事件,比如湖北巴东的邓玉娇案、江西南康的警民对抗、湖北石首的五万人街头示威抗议,直到最新的新疆打砸抢事件,Twitter、饭否等微博客更是出尽风头。本刊记者杨猛在采写石首群体事件的时候,曾从饭否上获取采访源,他后来感叹:“石首可以没有电影院,没有干净的床单,但是石首不可以没有网络。”

种种迹象说明,饭否在迅捷性上已绝对超过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北京大学副教授、《数字化生存》译者胡泳,日前在最近一篇名为《Twitter与国际新闻的倒掉》的文章中宣布:“作为一项国际新闻事业的CNN的确死去了。”

 

 

到底谁在代表饭否?

 微博客到底是一个媒体,还是一个社区?仍是一道难题。

 在新闻报道的卓越表现,使得微博客的“媒体形象”过于凸显,这或许造成了一种新的误读。Twitter上的用户仅仅是对CNN的消息有兴趣吗,或者随时在等待着突然事件的爆发?饭否用户翘首期盼的仅仅是石首事件的内幕,或者是新疆7.5事件的最新进展?

IT龙门阵创始人兼主持人刘兴亮上了饭否之后,发现了一个整天唧唧歪歪的人,名字叫“东东枪”。这个人让刘兴亮很是惊异,“饭否上有几万个人在关注他。太惊讶了!他有自己的话语权。你想,办一本杂志有几万个人买就很不错了,但这几万个人每天都在关注东东枪啊。”

这个被刘兴亮说成“唧唧歪歪的人”,饭否被封之前它的关注者超过了32000人,这个数字是饭否最高的。由于饭否在国内中文微博客中知名度最高,东东枪无疑也是中国互联网进入微博客时代的“第一红人”。

很多人想不到,东东枪仅仅是出生于1982年的年轻人,从事广告业。对他来说,饭否就是他的札记本,上面摘抄了他看电视读书的好段落,还有他乱七八糟的感想,以及各种有趣的笑料和小包袱。“没有饭否之前,我把这些札记写在了电脑文件里,但我后来发现,饭否是特别好的替代工具。”

东东枪为何能如此受关注?先看看他在饭否上说什么。很多是好玩的有趣的段子,比如:

“据说博客流量再度超限。暂停访问。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爷的黑。”

“大家好,很高兴认识大家,我今年19岁了,爱好是古筝、饮茶、昆曲和诗词,我最爱读的书是纳兰性德的《饮水词》,我的网名叫冷香孤月,以前还用过另外一个,叫‘大妞也寂寞’。”

还有讽刺性的段落,比如,“昔年赵本山小品《卖拐》中那句词儿本是‘脑袋大,脖子粗,不是高干就是伙夫’,在央视春晚演出时改成了‘不是大款就是伙夫’。不得不说这样的改动还是有道理的,无论戏里戏外,高干变大款皆是必然现象。”

还有一些他喜欢的曲艺的评价感受。“早上听了一遍童芷苓俞振飞刘斌昆版《金玉奴》。没听够。现在在听第二遍。”“还别说跟程砚秋比,说张火丁唱得比李世济好听就已经是打死我也不能同意的了。”

他被关注者戏称为“话唠”,这让他感到委屈。“我算了一下,从2007年6月注册开始,我的总发言条数有6000多条,平均下来,每天大概8条左右。这个频率高吗?”据统计,在饭否发言最多的用户一个人有了13万条,平均下来每天都几百条,对比之下,东东枪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就是所谓微博客时代制造的“信息垃圾”?对这个问题,知名IT评论者陆建国几乎不屑回答。他说,微博客的设置很简单,如果你觉得谁的信息垃圾,把它丢进黑名单就OK了。“对于微博客使用者来说,它使用价值的大小完全取决于你关注谁。”

东东枪言论的流行,无疑让饭否的社区色彩更为浓重。在饭否上,很多被称为公共知识分子的人,比如连岳、胡泳、冉云飞、北风、和菜头等人也非常很受关注,他们的言论被关注者广泛转载。在饭否被关闭前的几个月,他们成为很多人最关注的发言者。

但东东枪跟他们不同,“偶尔,我也会转帖下连岳的一段话,但我对时事说的不多,我本身年纪不大,对这个领域没涉猎过,乱说一些言论是不负责任的。”这位出生在1982年的年轻人,不愿意顶上“公共知识分子”的帽子。

于是问题就是:东东枪和连岳们,谁更能代表饭否?

安替认为,博客在中国的普及可以被视作一个可供借鉴的范例。“博客曾经在国外是反主流之媒介,但由于中国新浪博客的创举,让博客在中国主流化,具有更多元和中和的内容,不再呈现一面倒的异议特点,这是媒介本地再创造的成功范例。”

作为饭否关注最高的人,东东枪的走红也充分说明了微博客内容的多元性。这种多元性还表现在——在饭否上更多的人关注快女曾轶可,而不是石首事件。这一点往往会被忽视。安替担心,如果相关部门判断偏颇,一个不好的结果,就是“把关注曾轶可的人都逼成关心石首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