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有点瘆人,却不虚妄  

2009-03-30 09:14:57|  分类: 新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说:“我像个医生一样,试图在每个坏死的器官内发现生命的规律。”在《罗马与长安》这部富有争议的著作之后,凌沧洲又一部大作《征服者帝国》面世,巨笔恢宏如椽,却又灵动像托克维尔所言医生手中的手术刀。

同时是讲历史,如果你看过《明朝那些事儿》,你可以躺在床上,休闲地一页页翻过。那些被稀释过的历史,消化起来异常快速,而且舒服,就如同喝可乐或者冰水。

如果你看《征服者帝国》,也可以躺在床上,但你很快将惊异于作者笔锋的犀利,叙事的残酷。于是,你面对的不是一本让你舒服的书,因为它揭示的真实,是我们在教科书中所见不到的真实——就如同饮芝华士威士忌,在回味前先向你展示一种烈度。

烈度与残酷相关。这种残酷隐含在历史的逻辑中,也隐含在人性颠覆的逻辑中。凌沧洲谈到,五代十国时期后梁的太祖皇帝朱温,在自己的部下河南长官张全义家中避暑的时候,将张的妻子女儿都给奸淫了。而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张全义将这羞愤全盘吞下,还阻止了儿子要杀太祖的图谋。

说到此处,凌沧洲以弗洛伊德理论分析说:朱温无疑是剥夺性人格,而张全义无疑是受虐型人格,“前者以施恩的方法圈养了一群奴隶,后者以报恩的心态自愿逃避自由。”在凌看来,更令人感到悲凉的是,诸如此类的残暴无耻的丑剧,其实在历史上一再重演。

作者注意到了历史变局中小人物的命运,更深谙历史的游戏法则。比如说到汉代个性张扬的杨珲,杨珲曾说出“有功有什么用,皇帝不值得为他卖力”之语,结果,自己被腰斩,家人被流放。凌沧洲形象地揭示出了这场生存游戏的法则:“在专制权力的魔爪下,谨慎是推迟灾祸的不二法门,一如丛林中的变色龙等弱小动物,在食物链的下游,必须学会生存自保的手段。”

由于作者拥有的宏阔世界把握能力,看《征服者帝国》过程中中最过瘾的一件事情,莫过于在中西比较的疆域中,对中国历史上一些看似平常的习惯做完全耳目一新的阐释。比如对帝国时代的上书、奏章之类文书形式,我们都已经熟悉,凌沧洲则发现了中西的一个微妙区别所隐含的意义:“正是由于帝国公共事物的封闭性,使文臣们更习惯于用笔而不是口表达意见,当然听众也只是朝廷上区区几个核心成员”。在同时期西方的雅典与罗马,则是培养演说家和雄辩家的温床,书面文字没有那么重要,辩论和言说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事件的走向。

这些看似熟悉的细微处,都被凌沧洲勾勒地如同陌生的新知。而在更宏大的视野上,凌沧洲新论更是令人警醒,在《彼得与玄烨——“前清帝国尸检报告——前清疯人院之历史文化研究”、“财富的流向——前清掠夺抢劫史纲要”等章节,光看名字,都令人耳目一新。

《征服者帝国》是大陆不多见的比较文明史的作品。读完《征服者帝国》,你可以从荧屏上到处张扬的大辫子红顶子中解脱了,你可以从“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怪异的歌功颂德中解脱了,你也可以从看似“正说”实则猎奇的荧屏讲坛中解脱了——因为凌沧洲给你提供了一本中西医结合的解剖报告,它有点瘆人,却不虚妄。

 

(刊发于3月8日《重庆日报》,原文题为《中西医结合的“解剖报告”——读凌沧洲的<征服者帝国>》)

 

图书档案——

《征服者帝国——中西文明的不同命运与选择》

凌沧洲著

中国工人出版社2009年1月第一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