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疯狂的城市,疯狂的废墟  

2009-02-26 21:13:26|  分类: 深度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它们被称为“城市的毒瘤”,也被称为“城市的脊梁”。习惯上,它被叫做“废墟”。

不是圆明园,不是北川,它们是在迅疾的城市化进程中不断生产出来的各种废墟。它们静静地隐藏在某个角落,往往,与繁华都市仅仅一墙之隔,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城建专家眼里,它们应该被根除的钉子户;在艺术家眼里,它们涂鸦的最好场所;在年轻人眼里,它是都市探险的最新选择;在官员眼里,它或者是发展的包袱,或者是不敢触及的政治禁忌。每一片废墟,都有一部属于自己的传奇。

 

不是最多,却是最牛  

内地人对城市废墟最深刻的认识,来自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疯狂的楼市泡沫之后留下的是规模宏大的烂尾楼。

海泰别墅区位于广西北海银滩附近,曾被外界戏称为全国最大的“豪华烂尾楼别墅群”和“泡沫经济博物馆”,总建筑面积42.97万平方米,共建房屋438幢。曾经,各个别墅区内围墙倾圮,杂草丛生,野狗乱窜,阒寂无息,仿如步行在一座巨大的史前遗迹。

近几年随着房价上涨,烂尾楼被盘活的好消息不断见诸报端,北海市别墅养猪的怪异现象也在逐渐减少,烂尾楼逐渐在复活。

城市废墟越来越少,但至今仍留存的,则是最坚硬的。

小可是城市镭战(真人CS)的狂热爱好者,为了寻找合适的场地,她几乎跑遍了北京城区与市郊的每一片废墟。对于仍荒芜着的废墟,她的说法是:“废弃的东西,就没有简单的。能干的都干起来了,现在还废着的,个中情况最复杂。”

一直关注城市规划与建筑的浙江科技学院博士王彦章表示,很多城市废墟不仅是资金的问题,也跟中国某些官场潜规则有关系,这也是很多废墟不好重新启动的原因。“由烂尾楼形成的废墟,往往处于城市黄金地段,这也说明了当初规划与政府部门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使得现在依然留存的废墟,成了难以剜去的“城市毒瘤”。

因此,现在国内留存的城市废墟,数量上并非“史上最多”,情况却往往是“史上最牛”。北京最著名的废墟“世界风情园”,位于北京繁华的长安街西延长线南侧,占地达680亩,投资预期达3亿人民币,当年号称是北京规模的最大人造景观——现在,则沦为北京规模最大也“最漂亮”的城市废墟。

“那什么人都可以拿地,什么人都可以拍卖,经济形势来回的变,像那些没实力的他就不行了。”知名建筑师马岩松谈到这个情况时,对本报记者说。“一个城市有很长时间的形成过程,你非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咵’建一大堆,我觉得这个思想上有问题。”

 

错误决策是最大推手

《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废墟指的是城市、村庄遭受破坏或灾害变成的荒凉地方。按照这个定义,美国的世贸中心是座典型的城市废墟,央视刚刚遭遇灭顶火灾的TVCC大楼在重修之前也可计入废墟之列。

著名建筑评论家方振宁曾经关注过废墟,他眼里的废墟主要有两类。“一种是被遗弃的遗址。比如有军事用途的岛屿,废弃了留下很多建筑,成为一种猎奇的风景;还有一种城市发展过程中形成的,比如烂尾楼和危楼。”

与词典编纂者的意思有点不同,现在留存在都市的废墟,大多是方振宁所言的后一种废墟,其特殊之处在于,往往不是由于破坏或者灾害造成,而是错误的决策。先是大规模圈地,一番大兴土木又戛然而止,既不能顺利建成,又难以还地于民。

在北京市昌平的那座遗弃的游乐园附近,一位熟知这片废墟形成的看门大婶说,这片地因为交通方便,最早由一个泰国的老板盘下,计划建设个规模宏大“三国城”,但开工没多久,就没钱续建。不得已,又盘给了另一个老板,建一个游乐城,两座漂亮的城堡都已经建成了,又是因为资金问题中断。

地一直荒了10年,这种情况在国内各大城市并不鲜见。时间,让他们成了城市的一份子,这些城市废墟,尽管散发着破败的美感,但不会出现在任何一本旅游手册或者政府报告中。没有附着文化的积淀,没有尘封的历史。“只有错误的决策,只是病变的分子。”王彦章说,“一句话,它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作为个体,这些废墟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会消失:或者继续完工,或者摧毁。但作为一种城市建筑的异样的种类,这类废墟永远存在城市发展的历程中,它不断消失,又不断涌现,构成了我们的城市表情不易觉察的局部和瞬间。

 

未来的城市是一座废墟

城市废墟探险,一直以小圈子的形式城市中隐秘流行,按照他们的说法,这是个概念上“酷毙了的小圈子”。

豆瓣网上的“北京废墟探险团”,最早创建于2007年10月,宗旨是“致力于北京及周边地区的废墟场地的探索、整理、开发工作”,目前小组成员有472人。他们自称“因为本小组的独特气质,故不打算组织集体活动”。

镭战者小可如此描述她眼里的废墟探险者群体:有点小资,找点刺激,对城市有神秘感的地方感兴趣,发现别人不知道的地方,但又不想付出太多的体力。

王彦章说:“这种探险,是一种无根的游戏的文化,他们脚下踏的是这个城市的伤疤。”

废墟探险者有一句名言:“除了照片,什么都不带走。”建筑评论家方振宁最初注意到废墟,也始于看到的一本摄影画册。今年年初,他看到了日本摄影者中筋纯的摄影画册《废墟切尔诺贝利》,感到震惊,并立即在中央美术学院这学期将开设的建筑摄影选修课上讲,把它列在“废墟建筑摄影”一章中。

“废墟是人类的负面遗产,日本年轻的艺术家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废墟上创作,提醒人类对自然的毁坏是个悲剧,不再一再重演。”方振宁说。

而目前中国人对废墟的关注存在着强烈的个人喜好,有很强的猎奇心理。方振宁说:“日本的废墟摄影作品很多,是很时髦的摄影题材,国内这块相比之下显得很弱。中国没有人写过废墟论,没有人把废墟作为题材来讨论。中国的艺术,更喜欢怀旧,而不是反思。”

日本著名建筑师矶崎新有个有名的理论:未来的城市是一座废墟。好多人认为这是矶崎新对未来城市悲观的看法,他却说:不然,这样的思考会促进城市的建设。

马岩松在谈到城市废墟时,表达了跟矶崎新有类似的担忧。他提到了北京杂草丛生的亚运村以及电影《传奇》。“电影里纽约整个没人了,然后有一哥们拿着枪,在纽约打猎,全是高楼林立,下面长满杂草。我现在就担心北京,比如现在的奥运村,CBD。”

这个担心,想象起来让人有点恐怖。幸好矶崎新还说了,“未来的城市是一座废墟”是东方的概念,它是消失,也是再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