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砍柴:这些事情太没创意  

2008-12-13 20:55:47|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时被删的面目全非,哭。向砍柴兄郑重致歉。)

 

“一个热爱写作的人,总在写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人生的悲哀莫过于此。”提到之前的职业经历,性格温和的十年砍柴如此感叹。

他曾栖身过某上市公司,又在国家某部委做过公务员,1999年因国务院机构精简分流到某机关报社,现在一家出版社任职。这中间,他消灭了“人生的悲哀”,这个消灭过程,跟他的“十年砍柴”网名有关。

他本名李勇,2002底正儿八经上网,然后在天涯社区注册了ID“十年砍柴”。那是个BBS的时代,从关天茶社到闲闲书话,贺卫方、刘军宁等人,四散各地关心社会问题的网友,都在网络这个平台上集合起来了。“没有网络,一个打工者不可能认识贺卫方、徐友渔,因为他们的交际圈没有相交的可能。无论你身份是什么,大家都在认真地讨论问题。”

他感叹说:“那是真正的对话平台,现在门户网站新闻中跟帖的人,是多么弱智啊。”

十年砍柴说现在自己出于“出网形态”,从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则是他的“前网络时期”。那时候,他是北京一家党报的记者,热衷捕捉重大典型性报道,有的报道还获了奖。“很多人在这个职位上,都学会了拍马屁,托人办点事情。”

让他有点悲哀的是,在这家报社的9年半的时间,他署名李勇的报道极少产生重大社会影响。他曾经做过一篇关于立水桥打工学校的报道,这类素材,都市类报纸发表后立即引发社会关注,但他的报道就没有影响。“我很汗颜,这也是作为主流媒体的悲哀。如果同样的稿子,署名十年砍柴,发在网络上,引起的反响也会大得多。”

他早期在网上有名的评论是《农民进城命若鸡?——我对收容的认识》,那是孙志刚事件前的一篇评论。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他家的房子装修,其中一个装修工是菏泽人,没有暂住证,当居委会的人来敲他家门的时候,为了逃避,这个农民工竟然从消防口逃到楼顶!

十年砍柴觉得很愤怒,他朝着那位居委会的老大妈狂吼:“你们太不人道了!凭什么这样查证!”但接下来,让他更加愤怒又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了,这位居委会的大妈不仅不理会他的所谓“人道”,竟然还要查他老丈人的暂住证!当时,他想起了苏东坡的那句“魂惊汤火命若鸡”,千年以下,这位农民工与苏轼在对生命的恐惧上,竟然如此诡谲地相遇。

后来发生了孙志刚事件,他写下《笼子里的猴子与孙志刚、李海婴》等多篇评论,引发很多关注,很多报纸都开始向他约稿。于是,他又从网络回到了纸媒,这次,他不叫李勇,叫“十年砍柴”。

对个人来说,评论让十年砍柴找到了自己的尊严和价值,“我可以在另一个地方下蛋了”。他在个人博客的自我介绍中说:“年过而立后,突然醒悟,自己无发财之能,无当官之才,也无做一个名记者替民呼吁之胆量和机缘,便一头扎进故纸堆里,犹如少年时孤身进山持斧伐柯。”

他说:“衡量一个人的评价体系被打破了,在新的体系中中,衡量的标准不再是什么主任院长或者教授博导,而是你的影响力。即使你是博导,如果只是一小撮人在一个山头上互相吹捧,其实没什么影响。”

写时评确实赚钱,一个事情出来,大家一窝蜂地争“时评点”,而论点始终在重复。十年砍柴认为,真正的时评是政论,就像梁启超的《少年中国说》,要有历史的高度,社会的大视野,当代他推崇的作者是秦晖。

“无论对什么事情的评价,我认同的只是常识。”他认为,“普世价值观”的前面不应该再加上“西方”俩字,常识就是大家都明白都懂的东西。比如人要吃饭,比如别人不能奴役你。

他认为,网络仅仅是一种民意的载体,舆论不能最终解决问题。“只有舆论撬动了坚硬的行政或司法机构,才可能使公正有一席之地容身。”他一直推崇制度的力量,但制度毕竟又需要人去实施。“器物、技术、制度,最终要变为一种文化。但制度在改进的过程中,又受制于当时的文化,走快了,走慢了,都不行。”

中国的民主与法制建设,网络固然能起到些作用,但真正的出路,一定在网络之外,这是他对网络力量的一个认识。“但有了网络,总比没有好。比如说,一个丑闻出来,当事人会去掩饰,即使被掩饰,也表明被揭丑者开始顾忌舆论的力量。”

有时间,他就会看先秦的文章,看西方当代的政治学,《孟子》《史记》《通往奴役之路》《正义论》《论法的精神》这些书都是他的枕边书。“我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成为一个八股的时评家,手不能写臭。”

他一手写时评,一手写历史。已出版《闲看水浒——字缝里的梁山规则与江湖世界》、《皇帝、文臣和太监——明朝政局的“三角恋”》、《晚明七十年》等著作。他正在写的一个专栏,主题是“历史变局中的小人物”。他认为,今天的文化基因跟明朝或者神话里没有什么差别,孙悟空打妖怪,也要看妖怪的背景,跟如来佛有关系的,肯定不会一棍子打死。说到“小人物”,他会想到当代的周正龙。

今天的历史就是昨天的新闻,有时候看史书的时候,他会百感交集。“看到整个帝国都要陷坠下,帝国的人们还浑然不觉,会很痛心,还不如不知道。”

他推崇梁启超的新史学,讲究“历史的因缘”。比如袁世凯做能皇帝也是有因缘的,有当时的历史条件。这些历史的逻辑延续在现实中,看着内心会很悲凉。“这些事情太没有创意了,比如每年都要爆出几个县委书记如何如何引起民愤的例子,当代的县委书记比之前县令权力大多了,太阳底下无新事,历史总在重复昨天的错误。”

这时,他不由想起那几句古语:“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