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高名潞:中国美协是完全腐败(下篇)  

2008-06-30 18:51:43|  分类: 文化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体制比之前更可怕”

 

’85美术运动期间,几乎每个艺术家都加入了某个艺术群体。但到了90年代之后,“画家村”成为了艺术家的主要聚集形式,比如圆明园、东村、宋庄等。而在90年代中期之后,北京的798、南京的创库、上海的莫干山、重庆的坦克仓库等“艺术区”成为艺术家新的活动空间,也成为集艺术生产、展示与销售的集合地。但是,高名潞对这些艺术区的发展表达了强烈的批评态度。

 

南都周刊:你在本套书第二编的序言中说:当代的艺术区已经完成了艺术产业化的整合,并日益与作为纯粹精神性产品的当代艺术拉开了距离。这句话中含有批评的意味吗?

高明流:对,是有批评意味。因为当代艺术的精神就是要求新,求冲击,求批判,求创新,反权威,但是产业化的目的不是这样,产业化是要生产出商业价值。任何时代都有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是体现了时代精神的东西,但产业化的东西形成一个规模的话,就背离这种精神。

南都周刊:您自己经常去艺术区这些地方去看?

高名潞:去,我的工作室就在798艺术区附近。偶尔去转一转,实际上还是感到千篇一律的太多,真正有个性的东西少了,完全没有了过去那种理想与激情。

南都周刊:现在说理想激情,有些调侃的味道。

高名潞:一个是调侃,另一个是艺术家更现实了。之前没有那么多物质主义的东西。是纯粹的,现在想起来也很难以置信。

南都周刊:对这个物质主义的盛行,您个人怎么看的?是不是觉得这是一个规律,应该很理性的看,还是个人有些哀叹或失望?

高名潞:也不觉得失望,现在也有好的一面。现在打破了那种政府体制一统天下的局面,有了对艺术的需求、赞助和支持。如果把个人收藏看做是对艺术的一种赞助,就实现多样化,私人机制实际上给了艺术某种程度的自由。

但这种区别于政府官方的市场体制,后果可能更可怕。表面看来,艺术家好像是自由的,但市场、金钱把你给束缚住了。过去有意识形态政治上的那种压制,那种压制和束缚本身上也是一种动力,所以也就出现了80年代的那种运动,因为他的创作是有目标的,要打破什么,要追求什么,要支持什么,都很明确。现在看表面上艺术家自由了,但是实际上艺术家的精神没了,艺术家被买断了。当你被买断了的时候,生活上是舒服了,但精神上呢?所以,怎么样打破这个市场体制现在这个成为一个新问题。这个任务比以前更难,西方国家一二百年都在尝试,在进行斗争,但始终走不出来这个市场体制。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了这个漫长的阶段。

南都周刊:西方有没有打破这个市场体制的英雄?

高名潞:有这个英雄,但最终也无可奈何,杜桑,就是一个嘛!他把小便池放到美术馆。每一个时期都有艺术家提出批判,或出来反讽一下,但是没有用呀!这个体制已经成熟了。

南都周刊:从公众的层面,一般市民不会探讨这么专业的话题,他们看新闻,哪个画家的画又拍出几千万,不断出现巨额的拍卖价。这除了说明我们的艺术市场化外,是不是也慢慢跟国际化接轨了?

高名潞:市场化不等于和国际接轨。我始终对“接轨”这个词不太喜欢,我觉得接轨是永远不可能的,什么叫接轨我也搞不懂。但是,你说文革时代有没有跟苏联接轨?说接轨,你只能说和国际的哪一部分接轨。

在我看来,中西艺术的发展永远不可能接轨,永远是错位的。外国的艺术即使到了国内,也会变味,我们本土的环境会改造他们的东西。西方看我们有他们自己的眼光,他们拿过去的不一定是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但是他们喜欢,这种错位,正是对接轨的一种否定。所以接轨说,我始终认为不靠谱。

南都周刊:最后能否介绍一下你自己的工作计划,?

高:以后策展不会是我的主要工作,主要计划是把这套“高名潞当代艺术系列”的书做好,接下来将推出有关“星星画会”、“1989现代艺术大展”等的重要论著和资料集。另外,我还要继续干预当代艺术的发展进程,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从批评的角度做些工作。

 

 

“支持解散美协和画院”

 

吴冠中先生近日猛烈批评了中国美术的体制,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的时候,他强烈建议取消美协和画院。他说:“改革开放以前,美协是画家的绝对法官,甚至可以决定画家的命运。现在美协机构很庞大,就是一个衙门,养了许多官僚,很多人都跟美术没关系,他们靠国家的钱生存,再拿着这个牌子去抓钱。”该文发表后引起轩然大波,高名潞通过本报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美协已经彻底腐败,应该立即取消。

 

南都周刊:你怎么看中国美协这个机构在国内绘画史上的功过?现在美协存在哪些问题?您是否同意吴冠中先生的建议,取销美协和画院?

高名潞:我完全支持吴冠中先生的提议,解散美协和画院。美协在九十年代以前,一直扮演着官方意识形态的代言人,是中宣部在美术界的官方代表机构。在文革以后,除了一些开明美协官员支持开放,支持探索艺术,比如刘迅和何溶等少数人外,美协基本上扮演了保守主义、压制新艺术的官方角色。如果说,八十年代中国美协有时候还做过一些开明的事的话。那么到了九十年代,就连保守都谈不上了,完全是腐败。吴冠中先生说得对,一些所谓知名画家就想挤进美协做官,实际上不是为艺术家和公众服务,而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特别是为了抬高自己的声誉和画价。有时候听到人们讲,中国美协的一些高官到地方招摇撞骗,骗钱卖画的行为。

中国当代艺术可以分为美协派、学院派和在野派三个领域,学院派虽然有僵化之嫌,但是还算认真。在野派虽然容易受到市场的左右,但是他们敢冒险,仍然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组成部分,美协派则不但保守而且腐败,因为他们既有官方的保护色,也有在野的便利。官方可以保护他们的身份,在野可以给他们带来金钱。画院也是如此。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画院这样的组织。中国古代有宫廷画院,但那是为皇家服务的,拿着宫廷的俸禄。今天的画院还不如古代画院,因为画院画家拿着国家的工资,却根本不为国家(更不会为公众)服务,只为自己。这真是一种奇怪的现象。

南都周刊:这也就是吴先生说的“体制问题”。

高名潞:中国的艺术体制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特别是艺术院校。但是,美协和画院不是改的问题,而是取消的问题,因为无论从那个角度,即便是从政府文化政策和行政管理的角度,也没有任何必要保留这些机构,因为有文化部系统就够了。

南都周刊:吴冠中还认为,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您认为这是否是过激之语?

高名潞:这看怎么说。如果从原始性,没有市场污染,表现人的素朴纯真的真性情这个角度而言,中国市面上的艺术确实没有多少作品可以和非洲艺术比。中国主流艺术要么西方化、时尚化、市场化,要么就是陈旧保守。好的艺术和好的艺术家少。但是,我觉得吴先生的这个对比实际上是一个不可比的问题,因为,中国和非洲之间在艺术交往的复杂性和面对现实问题的复杂性方面截然不同,所以,不好比较。

 

 

 

 

 

 

‘85美术运动亲历者说——

徐冰(独立艺术家):我从心底尊重那个时代。这本书,让我想起了逐渐失去的真正知识分子的完整态度。

张晓刚(画家):这套书对历史的态度,让我非常感动。

舒群(画家):现在我有几百平米的画室,但再也体会不到当年做“敢死队员”的那种创作快乐了。

徐虹(画家):1985年,我在运动的边缘也感到了震动。

王小箭(艺术评论家):当年除了理想,什么都没有。现在除了钱,什么理想也没有了。

朱青生(艺术评论家):感觉像一本当代美术家的发家史。运动具有策略性,不够成熟,而书中的史实,经过解释之后意义方能全现。

 

 

 

作者档案——

高名潞: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美国匹兹堡大学艺术史及建筑史系教授。主要英文著作有:InsideOut: New Chinese Art和 The Wall: Reshaping Contemporary ChineseArt。主要中文著作有:《中国当代美术史1985—1986》[合著]、《中国前卫艺术》、《世纪乌托邦》、《中国极多主义》、《另类方法,另类现代》和《墙: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与边界》。策划的重要展览有:“中国现代艺术展”[1989]、“InsideOut: New ChineseArt”[1998]、“丰收:当代艺术展”[2002]、“中国极多主义”[2003]、和“无名画会回顾展”[2006]等。

 

 

 

新书档案——

《’85美术运动》

主编:高名潞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1月版

定价:280.00元(两卷)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