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无苇渡江

 
 
 

日志

 
 
关于我

张守刚

记者,评论人。《南都周刊》北京采访中心副总监。喜推理小说。数码狂。noreed@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专栏三:那是流氓的黑话吗?  

2008-03-20 22:03:28|  分类: 电影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派洛在木制的方形孤岛上漂浮。远远的,塞瑟岛上的人们听到了他拉小提琴的声音,如泣如诉。
   “他在做什么?”
   “看着大海。”
   “现在呢?”
   “还在看。”
   这位长期在苏俄流亡的老人没有想到,晚年回到故乡,仍然无法摆脱被驱逐的命运。他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身份,一位村民他说:“你是个死人,看看报纸吧,你已经被判了4次死刑。”
   其实,刚开始我就看到了史派洛内心的惶恐,30年了,他甚至已经忘掉了旧日情人维特琳娜眼睛的颜色。这次重逢,以维特琳娜的一句“你吃饭了吗”开始,却在团圆酒席开场前,被无情地按下了暂停键:老头拎着行李再次离开了家门。任何人都可以指责史派洛:她为了你浪费了一生,你为何还回来呢?
   在找个世界上,这位孤独的老人还拥有什么?
   或许仅仅是无法被消除的语言,老友才能听得懂的语言。在坟茔重重的山坡上,史派洛熟练地吹起口哨。“那是流氓的黑话吗?”暮色下,一个老头轻轻拍手,另一个老头随着节奏跳起了舞蹈,嘴里哼着那首老情歌:“我最亲爱的,40颗红苹果,包在一条丝巾里……”舞蹈笨拙,歌声苍老,但令人无比心颤。
   我一直没有看清楚,史派洛与维特琳娜的爱情是怎样发生的。在那多变的政治时代,个人的爱情与生命都如同蝼蚁,被任意践踏。在影片开始,你可以看到导演安哲罗普洛斯安排的那个演员试镜的场面,几十个老头走到镜头前说一句:“是我。”冗长的过程之后,没有一个老头被录用。面对镜头,失去了与自己发生关系的环境,每个人都不再是真正的自我。而史派洛的回乡之旅,正是一场寻找自我的旅程。
   但靠自己,失去身份的史派洛不能找回自我。

一夜之间,家园上的小木屋被大火吞噬,史派洛也再次失踪,几十个警察日夜搜寻无果,最终,老友凭借口哨这门“语言”找到了他。史派洛的心也被寻回,维特琳娜牵着他的手,泪流满面:“你一直没变,当你害怕时,总是独自离开。”
   冷风中的两人,凝重如同雕塑。
   我喜欢《塞瑟岛之旅》的原声音乐,在里面感受那种缓慢的纯净与乡愁。如果你是匆忙的下班后想找一个电影消遣,想寻找飙车、美人与凶杀的刺激,那《塞瑟岛之旅》和它的音乐不适合你。看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就是享受那种慢,这种“慢”以其内在的时间节奏,为你打开不同于匆忙人群的一扇窗。
   在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里,漂泊是永远的主题,他用胶片放大了人类内在的最孤独的风景。但,你总能在从里面找到永恒,找到温情,找到令人绝望的希望。就像这位孤零的老人史派洛,即使全世界都在放逐他,仍然有个女人站在他身旁,坚定地说——我要跟他去。
   纵然,这意味着再次踏上漂泊的旅程。

 

 

《塞瑟岛之旅》

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

主演: ManosKatrakis / Mary Chronopoulou / Dora Volanaki

上映年度:1984

制片国家/地区:希腊

 

(刊发于《时代信报》(重庆)阅读版。此为原文。)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